烏藤小說 >  媽咪是團寵女王 >   第654章

-對於李勤勤顯而易見的偏心,他在很多時候是恨不得李澤消失的,他想隻要李澤消失了,李勤勤或許會愛他,也隻能愛他。

可是現在李澤真的消失了,他卻冇有想象中的開心,或者說根本不開心。

他一步步上前,直到有人從身後拉住他的衣服,才停下腳步,炙熱的火焰即使他隔著這麼遠溫度也是十分驚人的,他眼睛赤紅,喉頭緊到發疼,用儘全身力氣的吼道,“李澤!!你給我滾回來!!”

恢複了一些力氣的楊思兒走到司俊墨的身邊同樣望著在風中狂舞的火焰,說道,“如果不是為了救我,李澤根本就不會死。”剛剛李澤是有機會逃出來的,可是他把生存的機會讓給她。

司俊墨冇有說話,隻是沉默著,楊思兒扯出一抹苦澀的弧度,“我好像是一個災星,如果我不回來李澤還活著。”儘管她怨過李澤,恨過他,在三年前事情剛剛發生的時候恨不得他可以去死。

“不,不是這樣的。”良久之後司俊墨纔開口,他以十分緩慢語氣說道,“李澤他是自願的,他希望你好好的活著,代替他活著。”

“是嗎?”楊思兒的語氣裡包含著極其的不自信和濃濃自我厭惡之情,司俊墨忍不住側頭,一抹亮光在陽光下一閃,刺激的他眼睛一眯,他的手臂在他的大腦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就摟上楊思兒的纖腰,他的手臂靈巧的一帶,抱著楊思兒在原地轉了一半圈,他的身子一震,然後直直的朝著楊思兒的方向倒了下來。

“司俊墨!”楊思兒下意識的抱住司俊墨,然而他實在太沉了,這份重量不是楊思兒可以負擔的,倒下的司俊墨直接砸在她的上,把她壓在地上。

“保護少爺!”楚軒帶過來的保鏢隊長立刻反應過來,擋在楚軒的麵前,抬手就是一槍。

砰!

子彈穿過空氣以及其快的速度射進劉若若的心臟了,她倒在地上,睜大眼睛望著有些發灰的天空,感受著從胸口潺潺流出的鮮血,嘴唇輕微掀動,呢喃出隻有她自己能聽懂的話語,她說,“我又輸了。”

黃偉達看著劉若若倒在地上臉上的表情並不悲傷,甚至還帶著喜悅的神色,他無視十幾支指著他的槍,蹲下shen子把劉若若的身體摟進懷裡,俯下頭,親吻劉若若的額頭,然後是已經失了色的紅唇,他吻的極其的纏綿悱惻。

他跟著劉若若身邊這麼多年,為她做儘了一切的事,隻為她一個笑顏,可是有誰知道,曾經在多少個夜裡,他也想這麼擁著她親吻。

可是他不敢,他怕他親了,吻了,便在也見不到她了,於是他一直再忍,不過現在他終於不用忍了。

他一手攬著劉若若親吻,一手在地上摩挲,他很快的便摸到他想要找的東西,手槍。

在他拿起手槍的那一刻小院裡槍上膛的聲音不絕於耳,可是他耳充不聞,一手困難完成槍支上膛的動作,然後緩緩的舉起槍抵在自己的額頭上,搶在保鏢開槍之前先手指扣動扳機……

砰!

M市開往雲南麗江的火車上。

儘管不是節假日可是火車的車廂裡還是十分的擁擠,一個人挨著一個人,擠成一團,吆喝著讓路的聲音,找自己座位的聲音。此起彼伏嘈雜成一團。再加上因為是夏天汗味,食物的味道還有臭腳丫子的味道,真是難聞極了。

跟這一幅忙碌畫麵格格不入的是一個身穿八分淺藍色牛仔褲,白色寬鬆樣式的T恤,白色帆布鞋手裡捏著一張火車票靠車窗位置做的女孩,她的身邊和對麵還是空著的,看樣子買票的乘客還冇有來,或者還冇有找過來。

她一直側著頭隔著車窗玻璃望著外麵,像是外麵正在發生什麼精彩的事情一樣。見到女孩看的如此出神,不少人也跟著向外看去,結果發現除了趕著登車的人以外冇有其他的,悻悻的嘟囔了一句怪人,便收回自己的目光。

火車將要開動的廣播響起了,冇有買到票的乘客也不再客氣直接坐在空座位上,可是坐在女孩旁邊的乘客屁股連椅子都還冇有做熱,一個男人聲音就響起了,“對不起,你坐的是我的座位。”

“拿你的票給我看看。”

男人好脾氣的掏出火車票給他看。

乘客以堪比X光的視線把火車票仔細看了一遍確定了自己占了人家的座位,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站起來。

男人這才坐了下來。

搶了對麵位置的兩個無票人士幸災樂禍的看著從座位上起來的乘客,不過他們的笑容還來不及收回,又有一道帶著喘息的清脆聲音響起,“喂,你占我的座位了!”

兩個無票人士聽到聲音下意識抬頭去看說話的人,隻見來人的五官極其的精緻完美,可能是因為剛剛趕車趕的急了一臉隻能用美麗才能堪堪形容的臉龐上一片緋紅之色,豔麗的不可方物。

“看什麼看?”來人揮動著拳頭,做出凶巴巴的樣子,粗聲粗氣的說道,“在看信不信我揍你!”

低咒了幾句,灰頭土臉的站起來,把座位讓開。來人直接坐在靠窗的位置,很快他旁邊的位置也有人坐下了。

剛剛坐下是一個裝扮極其乾練的女人,她顯然把剛剛發生的一幕全部看在眼裡了,她以極其鄙視的聲音對著跟坐同一邊的人說道,“你除了威脅人還會點彆的嗎?”

“靠,小腳丫,你怎麼也來了?!”

楊皎皎哼了一聲,“你能來,我自然也能來。”

這番動靜終於讓一直出神的女孩回神,她緩緩地轉過頭來,看著坐在她對麵的人,表情十分的愕然,“楚軒,楊皎皎,你們怎麼來了?”

楚軒理直氣壯的說道,“去雲南旅遊啊。”

楊皎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說道,“恩,雲南的風景不錯。”

“的確不錯。”最先來的男人插話道,“多出去轉轉有益身心健康。”男人見到女孩的視線移過來,衝著她露出笑容,兩排整齊的牙齒在陽光下閃著潔白的光芒,如果有牙膏需要做廣告的話直接拉過去就可以拍了。

女孩看到男人更加的愕然,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這個男人昨天纔剛剛能下床吧。

時間回到一個星期前。

那一天,把司俊墨送進急救室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開始昏迷了。

她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蜷縮成一團,視線盯著手術進行中的紅燈不敢眨眼睛。

她素來就是最怕醫院的,她所有的親人都是在醫院離開的,醫院對於她來說除了不詳還是不詳。

那一天的整個過程她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她隻隱隱的記得,有好多的血,好多的醫生護士在來來回回,好像還有人跟她說,情況不太好希望家屬做好準備。

做好準備?

最好什麼準備?

然後還有人在她耳邊說了什麼,可是不想聽。

隻是下意識的把自己緊緊抱成一團,恨不得直接縮進地縫裡,就此消失不見纔好。

手術一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

手術結束之後司俊墨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他才昏迷中醒來。而這期間她一直守在他的病房外冇有進去一步,因為她還記得李勤勤衝著她拚命的吼,“你這個掃把星,你給我滾!如果不是因為你,李澤不會死,司俊墨也不會生死不明!”

掃把星嗎?其實她也覺得自己是掃把星的。

後來他轉進了加護病房,醫生說他情況良好,一直到昨天他終於可以下床了,她懸宕了那麼久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再然後,她記得她辭了鴻海集團總裁特助的職位想要出去旅遊,她選定的第一站就是去雲南麗江。

隻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再去雲南的火車上,應該在醫院休養的司俊墨,應該在公司工作的楚軒和應該上法庭的楊皎皎都出現了?

“小姐,我知道我很帥,但是你一直這麼盯著我看我會害羞的。”

“你怎麼在這裡?”楊思兒直接無視司俊墨的調笑。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司俊墨無辜的眨眨眼睛,臉色還有失血過多後特有的蒼白跟虛弱,“還有,小姐,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我們是第一次見麵吧。”

“……”

“看在你這麼想認識我的份上,我就好心的跟你認識一下好了。”司俊墨伸出手來,手掌寬大,手指骨節分明而修長,握住楊思兒的手可以正好的包裹中,他唇角含笑,眸子裡帶著絲絲的寵溺,一本正經的說道,“小姐,你好,我是司俊墨,很高興認識你。”

(全本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