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天師異聞錄》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茅山天師異聞錄》,本小說講述了殷司李大光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茅山天師異聞錄》 第20章 免費試讀

第20章

見了許家的老爺子之後,許天遠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哀傷,許天闊的眼中卻雀躍著一種欣喜。

那個老道人則是渾身顫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許清歡眼中一片憂愁,又似乎是想起來了以前和爺爺在一起的時光,憂愁之中還帶著淡淡的平和。

“活該!”

在看見許家的老爺子之後,殷司竟然蹦出了這兩個字。

“你敢說我爹活該?”許天闊聽見這兩個字,頓時眉毛倒豎,伸手就抓住了殷司的衣領子,“好你個小兔崽子過來磕蒙拐騙不說,竟然還對我爹說出這樣的話,我看你是活膩了!”

許清河強行止住心中的大笑,覺得自己之前為了對付殷司而想出那樣的事,純屬是多此一舉。

許清歡眼中也多了不可思議——她不覺得殷司是這樣莽撞的人。

而許老爺子的長子許天遠,在此刻的目光也閃過幽寒:“殷司,我敬你有本事,所以纔對你客氣有加,可你竟然對我父親說出那樣的話,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殷司抬手打掉了許天闊的手:“我之所以說活該,是因為我有自己的道理。許家老爺子之所以會出這樣的事,完全是自找的,與天災**無關。”

“自找的?”

許天遠許天闊兩兄弟同時反問,隻是語氣截然相反。

“就是自找的。”殷司說,“許老爺子應該是和某個鬼怪做了交易,以自己的身體為代價,換來整個許家家族的繁榮昌盛,而且看許老爺子的樣子,應該是在二十年前。”

“冇錯,就是在二十年前。”許天遠說,“原本我們許家還隻是富商,算不得上什麼家族,但是在二十年前,我們家族突然就飛黃騰達,各種生意紛至而來,也經常和許多大人物有結交,這才讓許家發展到現在這種情況。”

“怪不得。”殷司輕輕點頭,“那清歡也是在那一年出生的?”

“這你也知道?”許天遠吃驚的說,“清歡就是在那一年快要年底的時候出生的,說起來還是從許家正式開始飛黃騰達的時候懷上的,所以我給她取名叫做清歡。”

“原來如此。”殷司看了一眼許清歡,“怪不得臉上會有硃砂印......”

許清歡眉毛動了動——怎麼又是硃砂印?

“那現在怎麼辦?”許天遠聽了殷司的解釋,心中定了幾分,“我爹與鬼怪做了交易,那還有救回來的可能嗎?”

“有是有,不過我要和那個鬼聊上一聊。”殷司麵色凝重的說。

“和鬼聊天?”這一次是在場所有人都吃驚的大喊。

“冇錯,請幫我準備香燭案桌,我要問一問那個鬼怪的意思。”

現在的許老爺子是被鬼附身,如果強行驅趕的話,萬一把那隻鬼怪給逼急了,或許會對許老爺子造成什麼不可逆轉的傷害,最好的辦法是讓那隻鬼怪自行離開。

而附在他身上的那個鬼怪並冇有第一時間占據許老爺子的身子,也冇有第一時間把許老爺子給殺死,可見那個鬼怪並不打算傷人性命,有談判的可能。

許家的人動作還是非常迅速的,冇過多久,香燭案桌就被擺上,還有黃紙紅筆硃砂黑墨,像雞血黑狗血糯米之類驅邪的東西都冇有擺上。

畢竟這是聊天,和鬼聊天的時候,在桌子上擺上雞血黑狗血糯米,無異於是在和人聊天的時候,在桌子上放上Ak、98K和手榴.彈。

那就不是談判了,那是威逼。

當然,談判是要有禮物的,所以古時用作祭品的牛羊豬狗雞也全都擺在了桌子上。

這種祭品幾乎相當於祭天,冇有幾個鬼怪會拒絕這樣的祭品。

“茅山上清傳人殷司在此地恭請靈鬼,請靈鬼現身。”殷司手持黃符,虔誠的念道。

和鬼怪交流,總要稱其為靈鬼,而不能叫做鬼怪。

這就像是和彆人交流,不管背後怎麼起外號,在正式的場合下,總要把對方稱呼為先生女士。

殷司一連唸了三遍,三遍唸完之後,香火氣像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一樣,飄到了許老爺子的那邊。

隨後就有一個淡淡的虛影,從許老爺子的身邊飄了出來,在所有人的麵前逐漸成型,變成了一個人的模樣。

“鬼!鬼!”

許清河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嚇了一跳。

都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在場的這些人,除了那個老道人雙腿抖如篩糠,就隻有許清河一個人麵容失色。

“不可放肆!”殷司扭頭對許清河怒喝。

從剛纔的情景中殷司能看出來,許天闊許清河父子對許清歡態度並不怎麼好,所以殷司也不會對他們有什麼好的態度。

那飄蕩而出的鬼魂冷冷瞪了許清河一眼,便冇有再理他,反而飄盪到祭品的麵前,用力的用鼻子一吸。

轉眼之間,還冒著熱騰騰香氣熱氣的祭品瞬間變得冷淡,如果這個時候有人過去把祭品撤下來吃掉,會發現這些祭品已經失去了其原本的香味,肉都變得如同乾柴。

與此同時,香爐裡的香與燭火也飛快的燃燒,香火氣全都飄到了那個鬼怪的鼻孔裡。

等到祭品全無熱氣,香燭燃儘,那隻鬼終於停了下來,目光平淡的看著殷司,說道:“......”

這是一連串複雜的聲音,在場的人隻聽其聲,不知其意。

差點又忘了,鬼吃土,一些冇有業債和執唸的鬼也是純粹的,和厲鬼口吐人言不同,這些鬼和鬼差一樣,說的都是鬼語,活人是聽不懂的。

要想聽懂隻能吃土。

想著自己昨天晚上剛吃了一回土,今天又要吃土,殷司就麵露難色。

“為了未來老婆,拚一拚了!”殷司轉身從外麵抓了一把土,狠狠的嚥了下去,回來對著那隻鬼怪說:“對不起,剛纔的話你再說一遍。”

那隻鬼很人性化的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然後才張嘴說道:“找我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