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她今天來是什麼目的,不過她這種挑釁……實在冇什麼意思。

……

「哥!你能不能和這個女人分手啊?」

直到沈延知回來,我才終於弄明白她的目的。

搞了半天,還是不想我嫁給沈延知。

在這個問題上,其實我跟她的願望是一樣的。

沈延知本來想抬手揉我的頭,被我躲開了。

他垂眸,聲音低沉而平靜。

「不可能分手。」

「……」

沈蕊欣氣急敗壞地跺腳,狠狠地瞪我。

我翻了個白眼過去,冇想到被沈延知看到了。

他低笑了一聲。

「哥!你能不能彆這麼寵她了?!你看看,你為了她,都成啥樣了……」

「……」

飯桌上,沈蕊欣依舊在嘰嘰喳喳,直到沈延知出聲提醒。

「安靜吃飯。」

她才停止折騰。

其實這頓飯吃得無比沉默,我本來就冇什麼胃口。

而且,總止不住地犯噁心。

吃完飯後,沈延知去接一個電話。

飯桌上就隻有我和沈蕊欣。

我當然冇心情待在那,可起身要走時,她忽然叫住了我。

我覺得頭犯暈,看她也影影綽綽的。

她這才恍若露出爪牙般:

「秦子卿,你那些照片,我還留著呢。」

「現在我還忍不住時常拿出來回味一番,嘖嘖……」

「你知道你在照片裡多下賤嗎,你是不是天生就是做那啥的料?」

「就你,給我哥暖床都不配……」

她的話冇能說完。

因為我已經揚起桌上的茶壺潑向了她。

女人的尖叫聲劃破整座屋子,沈蕊欣精緻的妝容被水漫開。

她的叫聲,自然也引來了她哥。

「她拿水潑我!」

沈蕊欣沾染上哭腔的聲線,我聽得無比清晰。

沈延知就站在她身旁,安安靜靜地看著我。

「……」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以前沈延知再怎麼刺激我,我都不會發這麼大的火。

可這次,我卻好像無法控製自己了。

我盯著沈蕊欣,一字一頓地說。

「你他媽纔是賤……」

「……」

那大概是,幾十秒的怔愣吧。

連沈蕊欣都停止了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