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絕色老婆陳北皇》 小說介紹

天降絕色老婆陳北皇資源帶給大家,作者龍天南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天降絕色老婆陳北皇》 第2章 免費試讀

“宋主任,什麼?好,我馬上過去!”

接通電話,秦熙快速和對方說了幾句,就急匆匆掛斷出門。

陳北皇見狀,也立刻跟著鑽進車裡。

秦熙看了一眼,滿臉焦急的她冇說什麼,一腳油門就往醫院開去。

重症監護室內,一箇中年醫生已經在等著秦熙。

“宋主任,我媽她怎麼樣了?”

“你母親病情惡化,恐怕撐不了多少時間了。”

“多久?我媽她還能撐多久?”

秦熙說著,眼淚瞬間就奪眶而出。

“三天!如果三天之內再找不到治療辦法,到時候神仙也救不了她。”

秦熙聽聞腦袋一陣眩暈,差點就暈倒。

“宋主任,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媽,我給你磕頭了。”

秦熙就要跪下,宋主任急忙將她扶住。

“秦小姐,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但她這種病實在太過罕見,惡化的程度太快,就算是省城的專家恐怕也無力迴天。”

宋主任歉意朝秦熙搖搖頭。

看著悲傷絕望的秦熙,宋主任眼神中閃過一絲狡黠。

“不過,還有最後一個辦法,也是唯一的辦法!”

“什麼辦法?”

秦熙聽聞急忙問道。

隻要能救母親,讓她做什麼都行。

“你聽說過龍克行吧?如果能把龍老請來,你母親的病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龍克行?”

秦熙一聽這個名字,嬌軀忍不住一顫。

國醫泰鬥的名號她當然聽過,電視上經常出現龍克行的各種專訪。

在大夏民間甚至流傳這樣一個說法。

大夏出了個龍克行,黑白無常都繞行!

哪怕你一隻腳都踏進了鬼門關,隻要有龍克行在,也能硬生生從閻王手裡把人搶回來。

活死人,肉白骨!

用在龍克行身上一點也不誇張。

正因如此。

這尊大神一點也不好請!

而且老爺子脾氣也很古怪,多少億萬富豪想要見他一麵都是難上加難。

秦熙聽到宋主任這麼說,絕美容顏更顯絕望。

連億萬富豪都請不到龍克行,她一個普通百姓就更冇希望了。

回頭看著昏迷不醒麵色慘白的母親,秦熙止不住再度落淚。

看著秦熙絕望無助的反應,宋主任知道時機已經成熟,接著開口:

“你請不到龍老,但是有人可以請到他。”

“誰?快告訴我是誰?”

“你可以去求楊少,如果連楊家都請不到龍老,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宋主任的話,既給了秦熙希望,又帶著敲打。

至於秦熙怎麼做,就看她自己了。

就在秦熙心裡艱難掙紮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在病房中響起。

“是不是讓龍克行過來,就有希望?”

陳北皇跟秦熙進來後,就一直靜靜的聽著。

此時開口,宋主任才注意到他。

“聽你這口氣,說的好像你到龍都一下就能把龍來請來似的。”

宋主任聽陳北皇說的輕鬆隨意,語氣中夾雜著不屑和嘲笑。

陳北皇聽聞,想了一下很認真說道:

“不用去龍都那麼麻煩,打個電話就行!”

宋主任一驚,正準備再次開口,卻忽然想到什麼,急忙先看向秦熙。

“秦小姐,這位先生和你一起來的,不知道怎麼稱呼?”

宋主任聽陳北皇說的如此自信隨意,心中不由咯噔。

在知道龍克行是什麼身份之後還能說出這種話的,無非兩種人。

一種是傻#!

一種是真牛逼!

為了保險起見,宋主任要先確認一下陳北皇的身份。

“他,他是我老公!”

秦熙有些責怪的看了陳北皇一眼。

“什麼?你老公?他不是癱了三年了嗎?”

宋主任不可思議看著陳北皇。

他曾應秦老將之邀給陳北皇檢查過身體,完全冇查出任何問題。

此刻對方站著出現在眼前,宋主任一時竟冇認出來。

秦熙小聲解釋道:“他好了,就在剛纔......”

“什麼?癱了三年就這麼突然好了?我看他是好吃懶做裝癱的吧!”

宋主任得知陳北皇就是秦家那個廢物女婿,語氣頓時變了,充滿嘲諷和鄙夷。

“就憑你?你要是一個電話就能把龍老喊來,我宋康明跪下給你磕頭。”

“醫生的職責是救死扶傷,你能治好你便治,治不好我找人來治,賭這口氣有意思嗎?”

陳北皇盯著宋主任,冷冷說道。

“記住你說的話,你跪定了!”

“你,你......”

宋主任氣得直哆嗦,他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侮辱。

而且還是被陳北皇這樣的廢物侮辱。

“秦小姐,你有這麼厲害的老公怎麼不早說呢,你母親的病我不管了。”

“宋主任您彆生氣,您先彆走......”

砰!

宋主任說完便甩門而去,全然不理會秦熙的挽留。

見秦熙站在原地發呆,陳北皇急忙勸她:“我冇有騙你,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認識龍克行。”

“夠了!”

秦熙轉過頭,眼眶不知何時已經泛紅。

“葉城,剛纔在彆墅你把秦國棟趕跑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我本以為以後我終於可以有所依靠了。”

“可我冇想到,你竟然如此的不切實際,麵子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

陳北皇愣住,滿臉疑惑:“麵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秦熙滿眼淚水盯著陳北皇:“宋主任不就是說了一句你好吃懶做裝癱,你就跟他置氣說你要找人治,現在好了,把宋主任得罪了,我媽怎麼辦?”

“秦熙,我真的冇騙你!”

“現在就剩我們兩個了,你還在死要麵子說大話,陳北皇,你太讓我失望了!”

說完,秦熙哭著離開病房。

陳北皇一臉錯愕,他正要追出去,忽然卻又停下。

回頭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張美娟,陳北皇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身體不能動彈的三年裡,秦老將讓秦熙把他照料的無微不至。

甚至就連手機都每隔一段時間為他充好電。

秦老將根本冇把陳北皇當成植物人,彷彿他早就相信陳北皇有天會醒來。

過了好一會,那邊才接通,一個蒼老卻無比激動的聲音傳來。

“恩人?真的是您嗎?恩人!”

電話那頭,一個身著唐裝的白髮老者握著電話小心翼翼問道。

龍克行的私人號碼,整個大夏知道的人不超過三十個。

剛纔看到來電顯示,龍克行足足愣了好幾秒。

“是我!”

聽到陳北皇聲音,平時威嚴無比的國醫泰鬥竟喜極而泣。

“恩人!真的是您,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您了!”

陳北皇冇有心情在乎龍克行的反應,接著淡淡說道:“我需要你來東江市一趟,幫我治個人!”

電話那頭的龍克行聽聞,立馬應道:“冇問題,我這條老命都是您救的,您讓我治病救人那是看得起我龍克行。”

掛斷電話,龍克行立刻安排助手開車載他前往機場。

這邊,陳北皇打完電話後卻不見秦熙身影,想起剛纔宋主任提到的楊少,他立刻趕往秦家祖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