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小說介紹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陳長安王青衣)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玄幻:開局獲得鎮天神碑》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4章

樹林中,燈火閃爍。

一群手持長刀的魁梧壯漢,圍著一輛馬車。

馬車旁邊有一對中年夫婦已經被亂刀砍死,鮮血濺的到處都是。

“父親,母親......”

一名妙齡女子正跪在那對中年夫婦屍體邊痛哭流涕、傷心欲絕。

“大當家,情況不對勁呀,這馬車上根本冇什麼金銀珠寶,隻有幾件衣物跟十幾兩銀子而已。”

這時,一名留山羊鬍的男子從馬車裡麵探出頭來,大聲喊道。

不遠處,騎著黃鬃馬、臉上有著一道猙獰刀疤的男子皺起眉頭,想了一下,恨恨的說道:“一定傳訊息的那人把咱們當槍使,**該死,最好彆讓老子再看到他,否則,一定要殺他全家。”

刀疤男子名叫石虎,是狼山上麵的山賊頭領,人送外號刀疤虎。

“大當家,雖然咱們這一趟隻搞到了十幾兩銀子,但這姑娘長的如花似玉、身段高挑,是女人中的極品啊,把她帶回山寨,以後咱們眾兄弟就能......”

留著山羊鬍的男子跳下馬車,看了一眼痛哭流涕的妙齡女子,流露出了邪惡的眼神,對石虎說道。

“閉嘴!”石虎打斷了留著山羊鬍男子的話,冷冷說道:“你是忘了不允許帶女人回山寨的規矩嗎?就在這裡把她睡了吧,完事後殺掉跟其他人一起埋了。”

“額,是,是,是......”

山羊鬍男子連忙點了點頭。

石虎在狼山這群山賊之中的威信很高,他的話,冇人敢不聽。

所以,就算在場除了山羊鬍男子,還有很多人也想要將妙齡女子帶回山寨,成為他們長久的禁臠,但冇人敢提出來。

此時,在不遠處的樹林中,陳長安正注視著這一切。

他正義感很強,那怕前不久,他才被自己幫過的張燕捅了一簪子,可眼前這一幕,還是讓他有了打抱不平的念頭,想要從那群山賊手中救下妙齡女子。

“要速戰速決,我冇時間耽擱。”

陳長安很快做出了決定,然後,他就將目光鎖定了石虎。

通過剛纔石虎跟山羊鬍男子的對話,他已經知道了,石虎就是眼前這群山賊的頭領。

俗話說的好,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陳長安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有了決斷,就立刻采取了行動。

他猛然從樹林中衝了出去,速度非常快,就像是全力奔跑的一頭豹子,一步跨出就有兩三米遠。

幾乎隻用了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陳長安就衝出去了十幾米,如同一頭猛虎竄出樹林,直撲騎著黃鬃馬的石虎。

石虎這群山賊盤踞狼山已經有數年之久,一直冇有被雲州官府剿滅,很大原因,就是因為石虎是一名大宗師,戰力強悍。

陳長安突然從樹林中竄出,在場的其他人都冇反應過來,但石虎僅僅隻是愣了一下,就反應了過來。

他單手一拍馬背,身子就像是炮彈一樣朝著左邊彈射了出去,避開了直撲他的陳長安,並在空中完成一個倒翻後,穩穩落地。

偷襲落空,陳長安卻是一臉平靜,並順勢騎到了石虎的黃鬃馬上麵。

那黃鬃馬本想反抗,可陳長安精通儒家六藝,其中之一的“禦”正是騎術跟駕車技術,因此,陳長安隻是猛的一提韁繩,雙腿夾緊馬腹,就讓那黃鬃馬服服帖帖。

“逐禽左。”

陳長安騎著黃鬃馬就朝著落地的石虎衝了過去。

石虎剛穩穩落地,陳長安卻已經騎著黃鬃馬衝到他身前,並順勢身子向左邊彎下,並以左手為箭矢,對石虎的心口就戳了過去。

砰!

麵對陳長安左手戳心,石虎雖然第一時間雙手交叉擋在心口,抵住了陳長安的左手,可依舊被巨大力道,震的身子倒飛了出去,在空中連續兩個倒翻後落地,並踉蹌倒退了五六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但這個時候,陳長安從馬背上一躍而起,如猛虎下山一樣,再次撲殺向了石虎。

“找死!”

石虎大怒,雙臂一震,握拳就朝著陳長安捶了過去。

陳長安無懼,也揮動雙拳砸向了石虎。

嘭!

四拳對轟,陳長安雖然修為上低了一個境界,可體內巫種震顫,將他身體機能提升到極致,雙拳力道之大,竟震的石虎拳勁潰散,指骨也都斷裂了。

隻聽到石虎一聲慘叫,身子如遭雷擊,倒飛出去,摔在了幾米外的地上。

不等石虎爬起,陳長安一蹬地麵,再次高高躍起,然後從天而降,直接踩在了石虎的胸口。

隻聽“哢嚓”一聲脆響,石虎胸骨儘碎,整個胸口都凹了下去。

鮮血也是染紅了石虎胸前的衣服。

他一臉疑惑、怨恨、憤怒的瞪著陳長安,嘴裡鮮血汩汩流出,喉嚨裡發出幾聲“咕咕”聲後,腦袋一歪,就死掉了。

從陳長安偷襲開始,到殺死石虎,整個過程也就四五息的時間,在場的其他人幾乎都是在石虎被陳長安殺死後,才反應過來。

“大......大當家死了!”

“這小子是什麼人?居然這麼輕易的就殺死了大當家?”

“還發什麼愣?趕緊逃啊!”

回過神來的狼山山賊們,一個個大驚失色,慌亂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當即就各自朝著不同方向逃去。

看到狼山山賊們想要逃走,陳長安眼中閃過一抹狠厲,冷冷的說道:“你們都要死,一個也彆想逃。”

說話的時候,他抓起地上的石子,就對著想要逃走的狼山山賊們扔了過去。

“剡注。”

陳長安扔石子的手法,是儒家六藝中“射”的技巧之一。

隻見一顆顆石子,就像是一支支箭矢劃破長空,擊中了那些想要逃走的狼山山賊們。

那些狼山山賊們都是一些不入流、三流、二流的實力,因此,麵對陳長安這樣的宗師高手,他們都是弱雞,那裡擋得住陳長安扔出去的石子?

紛紛被石子擊穿了身體,當場斃命。

就在陳長安殺死這些山賊的時候,他丹田中的黑色神碑震顫,上麵有無數密密麻麻的符文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