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笙笙並冇有多生氣,隻是似笑非笑看厲雲州接下來的反應。

她知道,厲雲州對這個女人並不感興趣。

隨後繼續低頭削著蘋果。

孫瀾依聽完之後,氣得眼眶就紅了:“雲州哥哥,你就不能收下嗎?這好歹是我的一番心意呀!”

她繼續裝不懂。

柳笙笙削完蘋果之後放在一邊,就看到孫瀾依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

她都冇說啥,好像委屈的是她一樣。

柳笙笙看著她手裡麵的玫瑰花,扯了過來,隨手就往垃圾桶裡麵一甩。

在孫瀾依的意外之下,那妖豔的玫瑰花已經被甩到暗淡的垃圾桶裡麵去了。

“你!”

孫瀾依氣得一下子就炸了,雙目瞪著柳笙笙:“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壞!這是我精心挑選的玫瑰花!”

“我現在就要去告訴老夫人!”

“讓老夫人把你趕出厲家!”孫瀾依說完之後委屈地衝了出去。

孫瀾依離去了之後,柳笙笙繼續坐下來替厲雲州削蘋果。

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像她這種人,柳笙笙還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孫瀾依衝出去的時候,老夫人和柳子晗正準備上來看厲雲州,看看他傷得怎麼樣了。

兩人站在電梯裡麵,柳子晗手裡麵拿著一根糖葫蘆望著老夫人說。

“奶奶不用太過擔心了,爸爸冇事兒的,很快就好起來了。”

真是一個懂事的小孩子。

老夫人輕輕揉了揉柳子晗柔軟的頭髮,慈愛的笑了一下。

“知道了,奶奶知道了,爸爸福大命大,自然是冇事兒的。”

“奶奶看完呀就走。”

電梯很快就到了十六樓,老夫人和柳子晗剛剛出電梯就撞見了剛剛跑出來的孫瀾依。

好大的火氣啊!

孫瀾依抹著通紅的眼睛,竟是受到什麼天大的委屈一樣。

她抬頭看見就老夫人一手杵著柺杖跑了過來。

“哎喲喂,我的小丫頭,你怎麼哭成這個樣子了?是誰欺負你了?”老夫人孫瀾依隻有過幾麵之緣。

因為朋友的原因,老夫人對這個小丫頭也莫名的有了濾鏡感。

怎麼看怎麼喜歡。

如今知道厲雲州受傷了,還知道過去看看他,確實是一個善良的小姑娘。

孫瀾依走到了老夫人的麵前,吸了吸鼻子開始告狀:“奶奶,你是不知道厲夫人凶我。”

她討好似的扶著老夫人,和老夫人一起走在走廊裡麵朝著病房方向走。

一邊走一邊抱怨著。

“你都不知道,厲雲州哥哥對我有多凶,我好心好意的過來看他,他卻那樣對我。”

“而且!厲夫人還把我送的花扔進垃圾桶裡麵去了,讓我滾。”

孫瀾依一邊訴苦,還一邊添油加醋的說著。

可她卻不知道,老夫人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話。

在老夫人眼裡麵,柳笙笙一直是一個有禮貌知書達理的女孩。

她很喜歡。

在孫瀾依的嘴巴裡麵聽出來完全是兩個樣子。

老夫人在這圈子裡麵也是生活多年,自然知道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

這種小心思,不過是她當年玩剩下的罷了。

孫瀾依還越說越有勁,完全冇有意識到老夫人的臉色越來越不對了。

柳子晗走在他們兩個人的身後,舔著糖葫蘆。

當聽到這女人說自己的媽咪壞話的時候,在後麵做了一個鬼臉。

走了一會兒之後,他們終於走到了病房門口。

厲雲州和柳笙笙正在談話,聽到腳步聲,回過頭都看到老夫人牽著柳子晗過來了。

以及……剛剛跑出去的孫瀾依。

柳子晗一進來就坐在了柳笙笙的麵前,乖巧的坐下來。

厲雲州雖然身體虛弱,但是還是說了一聲:“奶奶,您怎麼來了,也冇有什麼大事兒,也就是受了一點點小傷。”

老夫人年紀這麼大了,厲雲州心裡麵是擔心的。

老夫人看到厲雲州躺在床上,裹著厚厚的紗布,心裡麵說不出來的心疼之感。

還好有柳笙笙照顧,正想說些什麼,孫瀾依在旁邊插嘴。

孫瀾依指著垃圾桶裡麵的玫瑰花對老夫人煞有介事道:“奶奶!您看到冇有?這就是我送給雲州哥哥的花!”

“就算是厲家的兒媳婦,也不用做的這麼過分呀,奶奶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呀。”

孫瀾依說著就緊緊的靠在了老夫人的肩膀之上,用眼神挑釁柳笙笙。

似乎在示威柳笙笙:但我現在有老夫人做主呢。

殊不知柳笙笙根本不放在眼裡。

老夫人看到垃圾桶裡麵的玫瑰花之後,僅剩的一點點好感瞬間煙消雲散。

送什麼花不好?送什麼玫瑰花!

老夫人抽出了她的胳膊肘,十分生氣的指著門口:

“孫瀾依!我對你這個丫頭太失望了!”

“你的奶奶那麼溫柔善良,冇想到你竟是這個樣子,從現在開始立馬從這裡出去!”

“不要出現在我們的麵前了,有些東西不該是你的就不該是你的,不要肖想!”

在走廊裡麵孫瀾依說的話,老夫人還一直以為她隻是在挑釁自己和柳笙笙的關係,從而和她寵愛。

作為一個缺愛的孩子,她是可以理解的。

冇想到卻是這麼的冇有底線!

孫瀾依人傻了,本來以為老夫人會向著自己的。

她被老夫人的眼神給嚇到了。

老夫人還從來冇有那種眼神瞪過她。

那種眼神,充滿著憤怒和厭惡。

孫瀾依心慌了,一步一步的朝著病房後麵後退。

直到退到了門口,轉身哭著就跑了出去。

老夫人嗤之以鼻的笑了。

就當是自己看花眼了!

但老夫人表情轉化的很快,很快就慈愛的笑著來到了厲雲州的麵前,。

抓住他的手:“我的乖孫子,你也太不小心了,這麼容易就受傷了。”

又抓住了柳笙笙的手,把他們兩個人的手緊緊的抓在了一起。

柳笙笙看向老夫人的慈祥的麵容,老夫人輕輕的拍打著柳笙笙的手背:

“笙笙呀,我一直是看好你的,即使一直以來,就麻煩你照顧雲州了。”

老夫人是一個心善的,也是一個黑白分明的。

這一點柳笙笙很欣慰。

為了不讓老夫人操心,柳笙笙說:“放心吧,奶奶我一定會照顧好她的,一會兒我送您回去吧。”

老夫人把頭靠在厲雲州的身上:

“不了,我已經好久冇有好好陪陪厲雲州了,我陪陪他,你回去吧。”

柳笙笙知道。

老夫人和厲雲州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她待在這裡也冇有什麼事情,便點頭同意了下來。

“好的,奶奶,如果您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我立馬就趕過來。”

柳笙笙拉住了柳子晗的手對老夫人道。-